英国工党"复仇",花了14年! 苏纳克"缴械"致歉:对不起,我尽力了...

英伦圈 2024-07-08 13:50:29
  • 0
  • 294
  • 0
  • 0
  • 0

基尔·斯塔莫出任新一届英国首相!


英国时间7月5日,根据当日凌晨公布的计票结果,执政党保守党遭遇滑铁卢,反对党工党在议会下院选举中赢得超过半数席位,获得选举胜利。


工党党首基尔·斯塔默将出任新一任英国首相并组建政府,这是英国在8年间迎来的第6任首相。


唐宁街10号里的“首席捕鼠官”拉里猫已经送走了四位首相,现在他将迎来第五位“室友”...


斯塔莫在唐宁街10号发表了首次首相演讲表示,虽然不会简单,但英国的变革即将开始,“我发誓要建立服务型政府,重置国家很重要“。


他说,如果现在问人们是否相信英国会为他们的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许多人会回答“不”,“但我的政府将努力说服你们,直至再次相信”。


他还承诺将“一砖一瓦(brick by brick)”地“重建”该国“充满机遇的基础设施”。


“无论你是否投票给工党,政府都将为你们服务,政治可以成为一种向善的力量,国家第一,政党第二。”


随后,新首相斯塔莫来到白金汉宫与查尔斯国王会面。


今天上午,保守党党首苏纳克在唐宁街宣布辞职。


苏纳克表示,辞去保守党党首职务不会“立即”实施,而是在接替人员到位之后。


《卫报》早前报道称,这是遭遇大选惨败后,苏纳克最后一次以英国首相身份发表全国讲话。


他表示听到了选民的愤怒和失望,以及国家对于变革的渴望;“我想对这个国家说,很抱歉,我为这份工作付出了一切,但英国政府必须改变。”

在竞选期间,工党发布了一份宣言,即承诺清单,向选民解释工党当选后会做什么。


--通过明确的税收和支出规则确保经济稳定,包括不增加现有的所得税率、国民保险或增值税


--通过提高员工周末和晚上工作的工资,减少NHS医院候诊时间,每周增加40000个预约位置


--建立边境安全司令部,赋予其反恐权力,制止贩运团伙和人口走私


--成立一家国有清洁能源公司Great British Energy,以创造就业机会、削减开支并投资清洁能源


--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增加13000名警察和社区支持人员,打击反社会行为


--招募6500名教师,并在英格兰每所小学开设免费早餐俱乐部

01


基尔·斯塔莫是谁?


2019年的英国选举中,由杰里米·科尔宾带领的工党遭遇1935年以来的最大失败;自那以后工党选择了斯塔默担任党首,负责领导和重建民众的信任。


基尔·斯塔默2015年踏入政坛,2020年担任党首。他并非人们想象中的那种“煽动性”政客,媒体对他的印象是“尽职尽责、善于管理、有点沉闷”。


选举期间,斯塔默喜欢强调自己出身和资历的平常,而这与身为高盛前分析师、富豪女婿的苏纳克形成鲜明对比。


基尔·斯塔默,1962年9月出生于英国伦敦南部地区,来自一个支持工党的工人阶级家庭,父亲是一名工匠,母亲是一名护士。


18岁时,斯塔默进入利兹大学学习法律,他是家里第一个上大学的人。


1987年,斯塔默正式成为一名大律师,专攻人权法,并逐渐在法律界声名鹊起。担任律师期间,他遇到了妻子维多利亚,两人于2007年结婚。


2008年至2013年期间,斯塔默担任英国皇家检察署总检察长。


2014年因他在司法方面的贡献被封为爵士,从那时起他的名字前可冠以“Sir”的尊称。


2015年,斯塔默首次当选英国议会下院议员,就此踏入政坛。

2019年,英国工党领袖科尔宾(右前)和影子“脱欧”事务大臣斯塔默(左后)。


在工党前领袖杰里米·科尔宾的领导下,他连续4年担任影子“脱欧”事务大臣。2020年4月,斯塔默参加竞选并当选为工党领袖,取代了自2015年以来一直领导该党的科尔宾。


作为反对党领袖的斯塔默上任之后恰逢一段动荡期。其间经历了包括新冠疫情、俄乌冲突升级,以及特拉斯创下最短首相生涯纪录后带来的经济动荡。


他抛弃前任科尔宾的一些政策,将工党从左翼带向偏中间的立场,打造出一个“团结、统一”的中左翼工党形象。


斯塔默向选民传递的信息是,工党政府将带来令人安心的变革。经历了保守党14年执政下的动荡之后,斯塔默认为,这正是选民需要的。


但斯塔默对工党作出的改变并非毫无争议。左翼人士批评他背叛了党内原则、试图“切割”科尔宾及其左翼支持者,右翼人士则批评他反复无常。


《纽约客》杂志报道称,斯塔默领导的工党禁止科尔宾在选举中继续担任工党议员,并将科尔宾的盟友“边缘化”。斯塔默奉行与前任党魁科尔宾大为不同的政治路线,试图“切割”科尔宾及其左翼支持者。


工作之外,斯塔默热爱足球运动,他说自己从10岁起每周都去踢球,现在仍可以踢够90分钟。


他是英超球队阿森纳的忠实球迷,拥有球队的季票;他说平日里最爱的事情之一就是在酒吧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观看球赛。


斯塔莫的妻子维多利亚·斯塔默夫人也将搬入唐宁街10号,成为英国新的“第一夫人”。


她性格内向低调,出生于伦敦北部的富裕社区,毕业于昂贵的私立女校,2001年获得律师资格,后来成为NHS的职业健康工作者。


两人育有一子一女,家庭生活和睦。维多利亚有犹太人血统,信仰犹太教,每周都会和家人一起过安息日晚宴。


斯塔默夫妇还与英国上流社会保持联系。据报道,他们曾与好莱坞明星乔治·克鲁尼和妻子阿玛尔共进午餐。


02


输了“豪赌”的苏纳克


BBC时政记者克里斯·梅森认为,保守党曾经是选举制胜的机器,成功的强大后盾。


两年前时任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还公开表示要赢得三届任期,一直任职到2030年代;现在这个美梦却被粉碎消灭了。


就在五年前,工党遭到惨败和羞辱,席位数量降至193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人们争先恐后地说工党十年内将注定失败。


5月22日,时任首相苏纳克宣布提前举行大选。


1945年之后,英国从未在7月举行大选。本次大选被外界普遍称为是苏纳克的一场“豪赌”。


有分析认为,极右翼政党威胁不断上升,下半年英国经济难以出现绝对性好转等因素,促使苏纳克以及保守党作出提前选举的决定。


苏纳克突然宣布选举日期令许多议会下院保守党籍议员措手不及,一些人因认定连任机会渺茫而选择认输。


近百名保守党下院议员宣布不会竞选连任,甚至有人改投工党,其党内信心不足和士气低落可见一斑。


就在大选前夕,英国政坛爆出“赌选”丑闻,令民众一片哗然。前有疫情期间违反防疫规定的“聚会门”丑闻,而此次“赌选”丑闻令保守党再受打击。


7月1日,苏纳克对公众发表演讲时曾坦言“知道民众的失望”;选前有保守党重要官员公开发表几乎承认输掉大选的言论,这种情况在英国政坛并不多见。


7月3日,前内政大臣苏埃拉·布雷弗曼在《每日电讯报》上撰文称“一切都已结束”,与此同时,就业和养老金大臣梅尔·斯特莱德接受采访时表示:“保守党正处于一个非常危险局面的边缘”。


02


民众并不关心:


“谁上台都一样烂”


英国利物浦大学政治学教授斯图尔特·威尔克斯-希格表示,选民最关注生活成本、医疗保健和教育状况等问题,但无论是保守党还是工党,都无法给民众作出实质承诺。


英国国家统计局今年2月公布的英国经济数据显示,自2023年下半年开始,英国经济便进入衰退状态。


2023年第四季度,英国经济萎缩0.3%,第三季度也呈现0.1%的萎缩,多家英国媒体评论称,英国经济在2023年下半年开始进入衰退。


虽然今年第一季度英国经济获得小幅增长,1月至3月国内生产总值增长0.6%。然而就在大选开始前不久,英国国家统计局6月12日发布的数据显示,英国4月经济增长环比为零。


在经济深陷“滞胀、衰退”难题的同时,英国物价呈现不断上涨的趋势。


自2022年以来,英国的食品、能源、住房等价格屡创新高,给民众特别是低收入群体带来极大压力。


在生活成本高企的压力下,英国多个行业从业者因工资、工作条件等出现劳资纠纷,铁路及地铁司机、医护人员、教师等多个群体均举行过多轮罢工,民众对罢工叫苦不迭。


6月27日,也就是大选开始的一周前,英国英格兰地区的初级医生开始了自去年3月以来,该地区初级医生的第11次罢工。


罢工组织方表示,如果计算通胀因素,与2008年相比,英格兰初级医生的实际薪酬下降超过四分之一。英国初级医生委员会联合主席维韦克·特里维迪坦言,高通胀令生活成本上升,让他们倍感压力。


据英国医学会4月发布的统计数据,英格兰地区2月份等待治疗的患者数达754万例,超过30.5万人等待治疗超一年。


工党2023年8月公开的一份调查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内,英国英格兰地区约有12.1万人因为迟迟得不到救治而在候诊时死亡,该数字相比2017至2018年度翻了2倍,创下历史新高。


“看病难”越来越成为英国民众的共识,曾被民众视为国宝的国民保健制度(NHS)正陷入危机之中。


大选开始之前,天空新闻披露的舆观调查公司报告显示,49%的选民“几乎从不”相信英政府将国家需求置于党派利益之上,73%的选民认为政客们并不真正关心民众诉求,40%的选民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倾向于认为“工党和保守党之间没有太大区别”。


一位英国居民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表示,政府不再为人民办事;她已经很久没投票了,人们去投票没意义,都是一类人被选上,不论是工党还是保守党,都是一样的。


另一位女士表示,她感到心灰意冷,因为任何一个政党基本上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即使她选了工党,工党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比起“频繁换相、丑闻不断、派系林立”的保守党,工党也并非看起来的那般“团结、统一”,斯塔默试图“切割”科尔宾及其左翼支持者,引发党内批评声音,揭开工党派系斗争的伤疤。


此外,保守党未能兑现竞选承诺令选民失望,在竞选活动中工党也避重就轻,避免直面如何解决国家所面临的巨大问题。对于民众关切的收入、物价、医疗等民生问题,工党候选人也是语焉不详。


天空新闻称,无论是保守党还是工党,竞选只是一场精英政治游戏,很难真正解决民众诉求。


报道认为,工党受益于公众对保守党普遍的不信任情绪,但工党的“好日子”可能也不会太久,因为民众对其不满可能很快来临。


04


“保守党是输了,工党赢了吗?”


——特约英国时评人扈哲藤


稍微了解过去十几年英国民调行业发展的话,今年大选结果是没有什么悬念可言:工党以史诗般胜利入主唐宁街。


投票前一天,YouGov的MRP模型基本上预测了工党将以历史性胜利来赢得这场选举,模型预测工党拿下431个席位,保守党仅有102个,比上届减少了263个议席。


在技术上,YouGov宣称MRP模型不是一个预测选举结果模型,只是根据当时投票意向做出的一个即时估算。然而,YouGov长期收集一个固定样板(panel data)的投票倾向,使得这个估算,可以视为一个预测模型。最新BBC出口民调也显示,工党是410个席位,保守党131个席位。


工党赢得了历史性胜利,然而这个结果可以从三个角度去看。


第一,它极大的改变了苏格兰和威尔士的权力格局,尤其是在苏格兰,苏民党失去了30个甚至更多议席,即使苏格兰的工党强调自己的“在地”属性,也不可能高举苏独大旗,那么长达二十多年的苏格兰独立运动,将进入一个低谷。这对于接下来任何一届英国中央政府是一个利好消息。


第二,在2019年鲍里斯领导保守党赢得大选胜利,也是一个“历史性“的事件。笔者当时评论,认为工党需要用十年之间,告别科尔宾,建立自己的新路线,重新夺回权力。然而,短短的五年时间,工党居然以史诗般胜利重新入主唐宁街。


那个“十年之期”是否已经破灭?在时间上来说,笔者承认断言不确。


然而,工党并没有找到自己的新路线和新领袖。斯塔莫的胜出,并不在于他个人魅力或者团队能力,试想一下假如你厌倦了保守党治下的英国,你会选择生活在安吉拉·瑞纳为首相,黛安娜·艾尔伯特为财相的英国吗?那还是让斯塔莫来吧。


不是对斯塔莫的青睐有加,更多的是对保守党长期执政厌倦和抗议。


从戏剧性脱欧完成之后,到魔幻的新冠抗疫,厌倦可能是最广泛普遍的中间选民的心态,他们是俄乌战争、通货膨胀、NHS危机最直接的受害者。另一方面,抗议是传统甚至极右势力,对于温和保守党的不满,尤其是对于移民的失控,让他们选择认可改革党,改革党更像是潜伏下来的保守党,等待着有朝一日被保守党重新召唤。


第三,与缺乏意识形态与人才梯队的工党相比,保守党更加让人充满期待。即将离任的苏纳克就是保守党贡献给英国政治的一笔可观的遗产,这是多元社会在英国政治上浓重一笔,就好像保守党贡献了第一位女首相一样。


甚至可以说,在过去的五年内,保守党内党争不断,是其人才筹备够量的表现,才导致内部竞争加剧。


相比之下,工党依然生活在科尔宾的阴影里,斯塔莫作为一名政治领袖,在一些政治议题上缺乏勇气,比如他对性别定义,一直模棱两可,直到前天才给出答案。


对这个问题,个人认知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一面是,作为一个政治领袖,敢不敢对敏感问题表达,这是关键。


对于重大问题的考验,苏纳克通过了,特拉斯女士也通过了(比如,她直言英国工人懒),梅姨也通过了(她哭着承认自己失败了),卡梅伦也通过了(他吹着口哨走了,因为自己不认同脱欧)。


那,还有著名的鲍里斯呢?


他是第一个飞到基辅去支持乌克兰的人。所有的保守党人,在重要问题上都不含糊,都不犹豫,斯塔莫行吗?在他进入唐宁街10号的第一天起,他会比ChatGPT还要忙着回答一张长长的问题清单的。


保守党执政已经十四年。从2010年保守党联合自民党,从工党手里夺回权力,然后通过大学学费耗尽自民党政治信用,让自己独立执政,赢得2015年大选。


2010年,布朗带着人家离开唐宁街时候,路上有民众高声感谢他,因为布朗在金融危机时候,通过说服世界搞救市,稳定了形势。在苏纳克离开的时候,会有人感谢他在新冠时期的救中小企业、补救特拉斯的金融败笔吗?


也许没有,因为过去五年留给英国的记忆过于复杂,价值观的整合一直处在一个“认知失调”状态,这个国家,已经乱到忘了说谢谢。


然而以斯塔莫为首的工党,在2024年的夏天,并没有提供类似于第三条道路一样的意识形态,也没有出现当年新工党“三驾马车“的团队,特别是对于国际形势缺乏一个清晰的判断。


要长期执政,没这些,不算赢。


(英伦圈综编,编辑:子璇,特约时评作者:扈哲藤,参考来源:BBC、天空新闻、独立报、金融时报、卫报、NBC、央视新闻、参考消息、环球时报等;图片除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转载请注明。)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