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男人的新梦中情人竟是她?

想法 2019-10-07 09:21:23
  • 0
  • 365
  • 0
  • 0
  • 0

说起法国男人心中最深沉和最肤浅的梦想,那不得不提让-吕克•戈达尔的缪斯女神姬•芭铎(Brigitte Bardot)


这位出生于1934年的巴黎美女依靠丈夫罗杰•瓦迪姆所导演的《上帝创造女人》(Et Dieu … créa la femme,1956年)一举成名,让银幕内外的万千男士跪倒在她的开衩裙下,叫女人们咬牙纷纷效仿她的穿衣打扮和谈吐做派。


时光正流六十年,“少年子弟江湖老,红颜少女的鬓边终于也见到了白发”,金庸这样叹道。当年风流天下闻的芭铎女士一直等到了满头银发,也没见到继承人的半点踪影,想必对后辈的不成器颇有微词。



殊不知,直到2002年,下面这位未来法国男人的新梦中情人还在地中海的另一边玩泥巴。


札伊亚·蒂哈


这是一位阿尔及利亚姑娘,名叫札伊亚•蒂哈(Zahia Dehar),彼时芳龄十岁,身高未足,还是贫乳窄臀的孩童模样。就在这一年,她随万千移民大军,与家人一起跨越地中海,安家巴黎近郊94省。


也不知是受了法国的开放思潮的影响,还是自己的天性使然,札伊亚小姐最近在法国电视一台的访谈中回忆:我小时候只有一个欲望,就是成为女人,拥有女人的身体。从我十二、三岁起,我的身体就开始发育了。我当时真是开心坏了。我想让大家都看到我的身体。于是,我当时总是穿的很少。只要一出太阳,我就在身上少搭几块布。就这么简单。

Quand j’étais petite, j’avais qu’une seule envie, c’était d’être une femme, et d’avoir un corps de femme. Et dès que j’ai commencé à avoir douze ans, treize ans, et j’ai commencé à avoir des formes de femme, j’étais un peu hystérique. Je voulais que le monde entier voie ce corps. Du coup, j’avais très peu de vêtement sur moi et je l’exhibais à tout le monde. Et dès qu’il y avait un rayon de soleil, il fallait que je mette le moins de vêtements possible. Voilà, c’est comme ça.


十二、三岁起便意识到自己正在发育的身体,渴望成为女人,无论“me too”运动的支持者们是否赞同,都不得不承认,这实在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不知不觉中,札伊亚逐渐朝着碧姬•芭铎的方向发展着。虽然她并不承认自己参照了任何模板,但两人之间的相似却昭然若揭。



碧姬的丰富情史


碧姬·芭铎出身上流社会,父亲是企业家,外祖父则是保险公司老板,从小在传统严苛的天主教家庭氛围中长大。早年的刻板教育导致日后的大胆叛逆,这样的剧本屡见不鲜。偏巧碧姬赶上了好时候,二战之后的欧洲正值女性解放运动的一波高潮。女性在工作环境和家庭环境中都逐渐占据话语权,而在两性关系中也不例外。文雅端坐便得一绅士良人青睐,与其白头偕老,这不再是所有法国女性的理想。巴黎向来开风气之先,巴黎姑娘碧姬·芭铎自然不遑多让,大方承认自己曾与十七位男士共赴巫山,与其中四位共结连理。敢爱敢恨,几乎每一段恋情或婚姻都以出轨收场,比如还没拍完《上帝创造女人》,就当着丈夫的面,与同剧男演员擦出了激情的火花。


©mtime


六十年前的法国老百姓虽然没怎么见识过这样的场面,倒也乐得看热闹。反观碧姬小姐的欧洲同行,瑞典女神英格丽·褒曼(Ingrid Bergman,1915年-1982年)就没这么幸运了。她同样在五十年代与已婚的意大利导演罗伯托•罗西里尼的恋情在美国甚至惊动议会,几乎葬送了她的好莱坞星途。


英格丽·褒曼


比芭铎只小九岁的另一位法兰西女神凯瑟琳·德纳芙的银幕形象美丽典雅,与走性感路线的前者截然不同,但对男人的品味却颇为接近(她在六十年代与罗杰·瓦迪姆导演生了一个儿子),对于两性关系的理解也如出一辙。


她在七十年代光荣成为“343个婊子”(1971年,343位法国各界女性名人发表宣言,承认自己曾经非法堕胎,要求政府修改法律,使堕胎合法化)中的一员,又在去年公开发文抵制“me too”运动,为女性争取被“骚扰”的权利(la liberté d'importuner)。如果说兴起于美国的“me too”运动的核心是女性向男性要尊重,那么法国以五六十年代的先锋女性为代表的女权运动的理念则是女性要自由。用今天的时髦话说,就是“勾引自由”、“睡觉自由”和“堕胎自由”


凯瑟琳·德纳芙



翻完老黄历,我们说回札伊亚·蒂哈。这位小姐也赶上了“法国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变成的”(«On ne naît pas Français, on le devient.»的好时候。十岁初到法国时还不会说法语,短短几年间就能对答如流。十六岁凭着“身”、“艺”两绝,成为高级应召女郎。足球迷们如果有耐心看到这里,恐怕已经猜到这说的是谁了。没错,她就是当年将法国队中两名大将本泽马和里贝里在世界杯前搅得心神不宁的“雏妓门”事件女主角。


“雏妓门”


2010年年初,法国警方在一次反拉皮条行动中发现一名年轻妓女仍未满十八岁。随后,她毫不留情地向媒体曝光了她分别在2008年和2009年与法国国脚本泽马和里贝里的风流韵事。这位心机女就是札伊亚·蒂哈。


2008年,年仅16岁她已拥有了一副众多成年女性都望尘莫及的身体。甫一出道,便跻身高级应召女郎行列,单次出场费可达数千欧元之巨。与里贝里的春宵一夜是后者的朋友所赠予的“生日礼物”,这位美少女的魅力可见一斑。然而日后有人问起这桩常常在2010年整年的法国娱乐新闻和体育新闻上屠版的“风俗案”(法媒称之“affaire de mœurs”),札伊亚却非常坦然,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这其中当然有物质因素,但其实也是出于趣味。我十五岁时曾经面临选择。我本可以交一个小男友,然后失望,最后每三个月换一个男友。这让我提不起兴趣来。而当我遇到年纪大我一截男人时,我便容光焕发。我觉得比起爱情,冒险更吸引我……哪怕伴游这种最糟糕的勾引都能带来一种不同的快乐:感觉自己被选中,被对方的欲望所左右,这种体验太强烈了。

Il y avait le côté matériel bien sûr, mais ça répondait aussi à un goût. Quand j’avais 15 ans, j’ai eu le choix. J’aurais pu avoir un petit copain, être déçue, en changer tous les trois mois. Ça ne m’excitait pas. Quand je rencontrais des hommes plus âgés, c’était plus épanouissant. Je crois que j’étais plus stimulée par l’aventure que l’amour [...] On peut trouver aussi une autre forme d’épanouissement dans la pire séduction, dans l’activité d’escort : se sentir choisie, dirigée par le désir de l’autre, c’est une expérience forte.


后来的剧情有些出人意料,札伊亚小姐年纪轻轻,却很懂得为自己打算。“雏妓门”之后,她下定决心要将自己之前赚来的声名——虽然狼藉不堪——兑为现金。


札伊亚进军时尚电影圈


测试一个明星有多红,有一个指标就是看他的小名是不是被广为人知。比如周渝民正当红时被叫作“仔仔”,逼得旺仔小馒头只能叫自己“旺旺”。同样地,世界上只有一个BB,那就是碧姬·芭铎女士(Brigitte Bardot),不过BB霜肯定不是法国人民发明的。


札伊亚小姐的运气不如B字头的前辈,虽一心向前辈看齐,但祖姓D字开头,无法和Z字头的名字相呼应,实在先天不足。若是将姓氏改成Z字头的话……Z.Z.似乎过于明目张胆。不过话说回来,札伊亚在“雏妓门”当年便一举在《世界报》上博得“Zahia D.”的封号。这听起来像某个类似Agnès B.之类的轻奢品牌,为她进军时尚界开了个好头。


2011年,她模仿碧姬•芭铎的经典造型,荣登著名时尚杂志《V》西班牙版。



然后更与各路导演、摄影家、画家、设计师合作,其中就包括前不久才过世的前香奈儿设计总监拉格菲尔德。


札伊亚受红底鞋设计师克里斯蒂安•鲁布丹(Christian Louboutin)邀请参加晚宴


拉格菲尔德为札伊亚拍摄的照片


2012年巴黎秋冬时装周,她在夏约宫(Palais de Chaillot)发布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内衣系列。


ZAHIA牌内衣


八卦带来的热度正在快速消退。按照常理,札伊亚本该像普通网红那样逐渐消声觅迹,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谁知2019年的戛纳电影节上,大家竟又目睹了这位小姐的身影。不客气地说,红毯上的她着装大胆奔放,仿佛生怕看客们忘记她的应召女郎史。可讽刺的是,与衣着妆容高贵典雅,无懈可击的“毯星”们不同,回魂的应召女郎是正儿八经受邀走红地毯的入选影片主演。



这部入选影片名叫《容易的女孩》(Une fille facile,荣获第72届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SACD奖(la Quinzaine des réalisateurs)。虽与金棕榈入围无缘,但一部夏日小品能有如此成就,导演本人也承认是意外之喜。


在札伊亚左边和她牵手的是导演丽贝卡·兹洛托夫斯基(Rebecca Zlotowski)


这部电影以一个容貌平凡的16岁少女的视角,讲述她的表姐(札伊亚饰)如何身体力行,为她打开成年人的世界的大门。札伊亚所饰演的角色就是她本人曾经当过的应召女郎:在夏日的戛纳海滩上,身着清凉,轻摆厚臀,便引得游艇上的富家公子哥儿瞩目,立即受邀上船共度几日,然后自然少不了不菲的打赏。


《容易的女孩》剧照


电影的导演丽贝卡·兹洛托夫斯基毕业于法国最好的电影学院la Fémis的编剧系,无论作品和谈吐,都透着浓郁的知识分子气息,自然对道德批判“掘金女”现象不屑一顾。整部电影的真正核心是女性的欲望,体现的是导演对于女性主义的思考。札伊亚在剧中对她的表妹说:“永远不要等待,要永远先发制人。«On doit jamais rien attendre, on doit toujours tout provoquer par nous-mêmes.»这种态度与芭铎、德纳芙那代女星的立场何其相似!然而电影对这一立场的处理其实颇为细腻。性感美艳的同时也不乏机智的札伊亚最后还是免不了被高高在上的公子哥儿当面羞辱,而她的丑表妹也东施效颦不成,明白自己只能老老实实靠本事生活。缺了真才实学,有了梦寐以求的容颜,是否就算是拥有春天?


《容易的女孩》已于8月28日在法国上映。诡异的是,大奖在握,噱头十足,电影上映至今却票房不佳。也难怪,冲着札伊亚来看香艳场面的男影迷们纷纷铩羽而归,而“me too”运动培养起来的大批女性则对兜售身体的女人摇身变成女强人的戏码极为不齿。碧姬·芭铎若是还关注法国影坛,大概要感谢她的时代成就了她。今天,当记者问起她对性骚扰的看法时,她说:“我当年很喜欢人们说我的屁股美。”(«Je trouvais adorable quand on me disait que j'avais un joli cul.»于是,这位曾经引领女性解放运动风潮的美人立即被打上了“反女权”(anti-féministe)的标签。




假如说出身名门,成长路上伯乐亦情人的碧姬·芭铎的人生可以用开挂来形容,那么札伊亚·蒂哈可谓逆天改命的典范了——出身贫寒,早早开始在风月场打滚,未曾得到过贵公子的援手,连在电影界的成名作也是托了一位异性恋女导演的福。


上帝创造芭铎,蒂哈创造自己。可惜对于札伊亚来说,女性解放的关键就是女性欲望的表达的时代已经落幕。能否复制碧姬的成功,恐怕要取决于德纳芙所说的法国人口中的“清教徒”比重了。


作者:Caro

编辑:享法妹

图片:均来自网络



- END -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哟

↓↓↓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