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场半小时进3球!法国队能否打破卫冕冠军魔咒?这些国家到法国“挖”球员

欧洲时报内参 2022-11-24 18:33:39
  • 0
  • 206
  • 0
  • 0
  • 0

卫冕冠军法国队当地时间11月22日迎来本次卡塔尔世界杯首场比赛,对手为澳大利亚队。法国队4:1胜,吉鲁追平亨利国家队进51球纪录本届法国队再遭伤病侵袭,主力左后卫卢卡斯·埃尔南德斯在防守中膝盖受伤,无力继续比赛被替换下场。法国足球队主教练德尚(Didier Deschamps)召集26名球员代表法国征战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他本可以征招更多优秀球员。至少37名出生在法国领土上的球员将代表其他国家出战本届世界杯。

       此外,入选法国国家队的队员,在高强度的足球训练之外能否兼顾学习?他们都有什么文凭?



 法国队首发阵容为4321阵型:洛里-帕瓦尔、科纳特、于帕梅卡诺、卢卡斯-埃尔南德斯-琼阿梅尼、拉比奥特-登贝莱、格里兹曼、姆巴佩-吉鲁。(BFM截图)


巴黎时间22日晚上,法国队迎来本届世界杯首场赛事,对阵澳大利亚队。在首场亮相中,法国队球员身穿蓝色上衣、白色短裤和红色足球袜。虽然蓝白红是法国队服颜色,但实际上自2000年以来,法国队只在比赛中这样穿过4次,其中2次战败(2002年0-1负于塞内加尔,2010年1-2负于南非),2次获胜(2006年2-0赢多哥,2018年4-3赢阿根廷)。

比赛上半场第九分钟,澳大利亚队23号古德温首开纪录,帮助球队取得梦幻开局。澳大利亚队取得梦幻开局的同时,法国队再遭伤病侵袭,主力左后卫卢卡斯·埃尔南德斯在防守中膝盖受伤,无力继续比赛被替换下场。卢卡斯·埃尔南德斯是法国队2018年世界杯夺冠时的冠军班底成员。

比赛第27分钟,拉比奥头球破门为法国队扳平比分。比赛第32分钟,扳平比分的拉比奥再次建功,助攻吉鲁破门,法国队2-1反超比分。

01 37名出生在法国的球员为他国而战

法国RMC电台报道,法国俱乐部培养足球运动员的专业水平享誉世界。每个赛季,欧洲俱乐部都在寻找能够增强球队实力的法国年轻球员。在国家队选拔方面,法国也为海外输送了不少优秀球员。除了体育界存在双重国籍这一棘手问题之外,有37名出生在法国领土上的国际球员代表另一个国家参加在卡塔尔举行的世界杯。

其中,32岁的中场球员布迪亚夫(Karim Boudiaf)甚至代表卡塔尔队出战世界杯揭幕战。出生在巴黎附近Rueil-Malmaison的他曾在洛里昂和南锡接受过培训,自2010年以来一直在卡塔尔的Al-Duhail队发展。


 卡塔尔队中场球员布迪亚夫出生在法国。(法新社图)


02 塞内加尔法国“挖人”  突尼斯球员10人法国出生

在多哈举办世界杯期间,许多出生在法国的球员在替非洲国家队效力。有一天,德尚曾打算征召库利巴利(Kalidou Koulibaly)进入法国国家队,然而,后者已经在为塞内加尔队效力,这令德尚很不爽。在马内(Sadio Mané)受伤后,库利巴利成为了塞内加尔队队长。


 球场上的库利巴利。(法新社图)


他在切尔西队的队友、在诺曼底蒙蒂维耶(Montivilliers)出生的门迪(Edouard Mendy)以及在法国出生的其他七名塞内加尔人均被塞内加尔国家主教练西塞(Aliou Cissé)召至麾下。

不过,突尼斯队中拥有在法国出生的国际球员人数最多,共有10名,其中,包括哈兹里(Wahbi Khazri)、非常有前途的曼联队中场球员梅布里(Hannibal Mejbri)。

与赛伊斯(Romain Saïss)和布法尔(Sofiane Boufal)一样,哈里特(Amine Harit)也代表摩洛哥参加世界杯。不过,在法甲上一场与马赛队比赛期间,摩洛哥队攻击型中场与赛伊斯发生冲撞后,膝盖严重受伤,主教练则征召出生于比利时的梅赫伦(Malines)扎鲁里(Anass Zaroury)上阵。

03 夺冠热门国家也有“法国外援

在参加卡塔尔世界杯的诸多球队中,并非只有一些非洲国家队依赖出生在法国的球员。一些夺冠大热门也是一样。格雷罗(Raphaël Guerreiro)出生于塞纳-圣德尼省的勃朗-梅尼勒市(Blanc-Mesnil),母亲是法国人,父亲是葡萄牙人。2014年,格雷罗决定为葡萄牙国家队效力。他与葡萄牙队友赢得2016年欧洲杯冠军。在多特蒙德队司职左路的格雷罗还随葡萄牙队参加了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


 格雷罗出生于塞纳-圣德尼省的勃朗-梅尼勒市(Blanc-Mesnil)。(法新社图)


很长一段时间渴望被法国队征召的拉波特(Aymeric Laporte)最终下定决心,在2021年欧洲杯前获得西班牙国籍。这位28岁的中后卫虽然出生在阿让(Agen),但他将力争在西班牙队赢得自己的首座奖杯。


 渴望入选法国队是拉波特很长一段时间的梦想(法新社图)


同样,年轻的贝拉-科查普(Armel Bella-Kotchap)则为德国而战。贝拉-科查普出生在巴黎,其父为喀麦隆前国脚贝拉(Cyrille Bella)。后者大部分职业生涯都在德国度过,年仅20岁、司职中后卫的贝拉-科查普是南安普顿俱乐部的一名球员。此前也曾是18岁年龄组(U18)、20岁年龄组以及德国希望队(Espoirs allemands)成员,所以,此次选择代表德国出战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年仅20岁的贝拉-科查普是南安普顿俱乐部的一名球员。(法新社图)


04 法国国家队球员谁的学历最高?

据法媒报道,在法国国家队里,初中毕业、但没有读(完)高中的队员有这几位:

已宣布退出本届世界杯、2022年“金球奖”(Ballon d'Or)获得者本泽马(Karim Benzema)没上过高中,初中毕业就专注接受职业足球训练。


 2022年“金球奖”获得者本泽马。(法新社图)


同样的,格列兹曼(Antoine Griezmann)初中毕业后继续上了一段时间学,但很快放弃学业专心踢球。


 格列兹曼。(法新社图)


读到高中的还有科曼(Kingsley Coman),他在高中还曾跳过级,最后还是因足球耽误了考高中毕业试。


 科曼因足球耽误了考高中毕业试。(法新社图)


尤素福-福法纳(Youssouf Fofana)则是在准备高考前几个月,被俱乐部发掘签约。

完成高中学业还取得文凭的有:

35岁的队长洛里(Hugo Lloris )2005年获得“科学类(S)”高中毕业文凭,与24岁的迪萨斯(Axel Disasi)一样。


 队长洛里。(法新社图)


29岁的瓦拉内(Raphaël Varane)、20岁的卡马文加(Eduardo Camavinga)也有“社经类(ES)”高中毕业文凭。

姆巴佩(Kylian Mbappé)补考后拿到了“管理科学与技术类(STMG)”高中毕业文凭。同样拿到这个文凭的还有25岁的小图拉姆(Marcus Thuram)。

36岁的吉鲁(Olivier Giroud)有“社经类(ES)”高中毕业文凭,还读了两年的“体育科学与技术(STAPS)”专业,这让他成为来现时法国队中学历最高的队员。

此外,帕瓦尔(Benjamin Pavard)曾想过考体育教练资格证,但“没坚持到最后”。而其余队员,因为年纪轻轻——9岁甚至6岁就被俱乐部发掘,然后专注踢球而难以兼顾学习。许多人是在俱乐部里边训练边学习,比如恩昆库(Christopher Nkunku)、贡多齐(Mattéo Guendouzi)、拉比奥(Adrien Rabiot)、埃尔南德斯兄弟(Lucas 和Théo Hernandez)、曼丹达(Steve Mandanda)、韦勒图(Jordan Veretout)等等,全都没有参加过统一高考。

05 法国球迷在卡塔尔:“太贵了!”

卡塔尔物价不菲,本届世界杯的指定啤酒也卖出“石油价”——14欧元一品脱,世界杯史上最贵的赞助品牌啤酒。但有身在卡塔尔的法国球迷发现,实际的费用还要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本届世界杯的指定啤酒要14欧元一品脱。(法新社图)


据BFMTV/RMC体育频道报道,两名法国人Tami和Kamel向媒体透露,当初申请购票时,“让我们以为就算被抽中也可以放弃部分赛事,结果被告知我们必须为抽中的全部赛事门票买单,要不全买下来,要不一张都不能买。”

两名球迷中的一人,申请了法国队从小组赛、到可能进入决赛的所有门票,总票价为7800欧元。“这价格不可能买的,”他说。最后只好全部退掉了。

在多哈找落脚点的过程也十分折腾。根据购票官网建议,他们可以用门票号码去预订酒店,但现实是“完全都订不到!太吓人了!”

后来,在机场附近的“球迷村”睡帐篷、和2800欧元四晚的游船之间,两人咬咬牙选择了后者。“2800欧元两个人全包——房间比宣传照片要小,但条件还行……从机场过来船上容易,但是要进城去会很头疼。”

关于两人提到的帐篷,是在首都多哈北部的荒漠上搭起的共1800多座帐篷的“球迷酒店村”。

RMC体育新闻网援引BBC记者的亲身体验报道称,帐篷租金每天约200欧元,可以住两个人。主办方为入住者提供一把锁,用来锁上拉链式的帐篷。

新华网报道称,帐篷全部家具包括“两张单人床,一个床头柜兼鞋柜,一盏台灯外加一台风扇”。

一名法国球迷Djamal表示,他支付了3200欧元,以为“球迷村”是类似度假村的旅店,“对我来说,体验很差……真心觉得太贵了!”


 多哈附近球迷村这种薄壁小屋可容纳一两个人,配有两张单人床、一个床头柜、一张小桌椅、空调、卫生间和淋浴间。每间客房每晚约 200 美元。(法新社图)


不过,相比城里或游船酒店,帐篷的价格还是比较能接受的,而且帐篷旁边还设有面朝大海、装置大屏幕的球迷区。“酒店村”负责人表示,帐篷11月18日正式开放,从11月22日起已经全部订满。

海湾冬日的太阳依旧炽热,塑料膜帐篷里虽然只配一把电风扇,但假如到了球场就凉快得多了。世界杯首场赛事——东道主卡塔尔对厄瓜多尔的球赛上,现场球迷直呼“太冷了!”当晚室外气温25°C,而开放式球场里空调开足马力,现场气温只有20°C,加上当晚有风,体感温度更低了,记者和球迷纷纷披上了外套。一名厄瓜多尔女球迷说,“脚都冰了,大家拿国旗来当披肩。”

据悉,为了避开卡塔尔酷暑季节,本届世界杯特意从传统举办的6、7月推迟到冬天。卡塔尔为世界杯打造了8个露天体育场馆,其中7个都带有空调,多哈的体育馆不会使用空调,因为那里只有晚间才举行比赛。

 在2022卡塔尔世界杯的赛场上诞生了又一位退钱哥,名场面都是一样的,虽然语言上无法沟通理解,但是表情已经完全说明了一切。(抖音截图)

(欧洲时报/ 贾言 夏洛特编译报道)


编辑:一然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