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分娩的孩子不能养?一对法国夫妇竟因此被剥夺监护权!

想法 2022-06-28 18:55:24
  • 0
  • 329
  • 0
  • 0
  • 0

最近,一位年轻母亲在社交媒体上发视频哭诉自己刚出生几天的孩子和2岁的大女儿突然被宪兵“带走”,视频迅速引发法国网友关注,也再次引起大众对“在家分娩”话题的大讨论。


诺埃米ins视频。图源:ins截图



刚出生的孩子被带走,

大女儿的监护权被临时撤销


事情发生在法国伊勒-维莱讷省的维特雷(Vitré,Ille-et-Vilaine)。准妈妈诺埃米(Noémie)于6月3日这天在家中顺利生下了她和丈夫拉斐尔(Raphaël)的第二个女儿卢(Lou)。


法国新生儿出生后的5天内,需要到孩子出生地的市政厅办理出生证明。然而在6月7日,孩子的父亲拉斐尔在维特雷市政厅公民身份服务处遇阻。


因为按规定,市政厅工作人员要求他出具办理出生证明的一些相关文件,其中包括由医生或者助产士签发的医疗证明,以表明“分娩情况顺利,母亲和新生儿情况良好”。但因为诺埃米是在家无人协助分娩的,当时没有医生或助产士在场,拉斐尔自然提供不了这些医疗文件。


6月8日,也就是申报孩子出生的最后一天,拉斐尔和诺埃米带着刚出生5天的卢再次来到市政厅,表示在家分娩是夫妇俩“深思熟虑后的选择,分娩过程十分‘完美’,孩子肉眼可见的健康”。但还是没有提供完整的证明文件。


当天,市政厅还是为孩子办理了出生证明,登记员也坚持告诉诺埃米“找医生检查孩子健康状况的重要性”。“但是那位父亲好像并不赞同我的提议”,登记员在后来的采访中对法国媒体说。



此外,市政厅的工作人员向母婴保护局进行了通报,告知他们这对新生儿的父母没有带女儿进行医疗检查。


母婴保护局收到消息后,向检察官提交了一份报告。报告中指出,母婴局对这个家庭里的两名子女的健康和医疗状况进行了监测,结果显示存在危险因素。


于是,检察官下令将两名儿童从家中带走,安置在当地儿童福利局(ASE),然后将此事提交给了儿童法院这情况进行裁决。


在此期间,诺埃米和拉斐尔对两位女儿的监护权被临时撤销,他们三周内无法见到孩子们,诺埃米也无法对卢进行母乳喂养。



伤心之下,诺埃米将这段经历发布到了instagram上。她在视频中声称,出生不久的小女儿和两岁的大女儿都被宪兵带走,小女儿才出生几天,自己却见不到孩子,她和丈夫都完全无法理解。


诺埃米在视频中再次强调,关于选择在家分娩,是她和她的丈夫“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


而且她说自己在家自然分娩的过程也相当顺利,她状态很好,新生儿也完全没问题。


诺埃米马上在网络上得到了不少支持的声音。尤其是一些自然分娩方式的捍卫者们,对诺埃米的帖子积极回应。


目前,经过相关部门的讨论,诺埃米现在被允许对小女儿进行母乳喂养,夫妇俩每天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探视两个女儿。


这对夫妇至今不理解政府的做法,认为这样的安置方式是对他们女儿的虐待。


他们聘请到律师玛丽-海伦娜·拉哈耶(Marie-HélèneLahaye)准备和儿童保护机构打官司。


他们的律师认为,市政厅这种强行将子女与父母分离的做法,是一种通过绑架子女,对选择在家分娩的母亲的惩罚。


尽管当局否认在家分娩和安置之间有任何联系,但该案件还是引起了轰动,并引起了关于法国在家分娩的法律框架的各种谣言。情况是怎样的?




法国没有任何规定禁止在家分娩


在法国,没有法律禁止在家分娩(AAD)。“(这)可能是意外情况,也可能是准妈妈的选择,”法国卫生部卫生保健服务总局(DGOS)在回复《世界报》的邮件中解释说:妇女可以“意外”在家分娩,也可以选择由助产人士陪同(“在家辅助分娩”)或不由助产人士陪同(“无人辅助分娩”)。


然而,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由于医学进步和旨在降低婴儿死亡率的公共政策推进,几乎所有的分娩都在医院进行。


据法国国家统计和经济研究所(INSEE)的历史数据,1980年至2016年期间,所谓的“院外”分娩仅占总数的0.5%至1.9%(2021年每年有73.8万例分娩),且其中绝大多数是“协助”分娩。


家庭支持分娩专业协会汇集了大约70名自由助产人士,该协会在其活动报告中统计。2018年,有1347名女性选择,其中133人在生产过程中不得不转到了妇产医院。2019年,有1298名妇女接受了监测:1081人在家中分娩,其中910名实际在家分娩而无需转移(产前或产后)。新冠肺炎暴发全球大流行的2020 年,有1503名妇女接受了AAD程序,223名妇女在怀孕期间转诊,150人在家中分娩,但在孩子出生前不得不转到了医院。




当局不鼓励、医生不吭气


DGOS将法国的政策总结如下:虽然在家分娩是可能的,但 "我们认为在最佳条件下,在家分娩不可能满足‘必须围绕分娩的安全和护理’的质量要求,这种情况无论对母亲还是对孩子都永远不会没有风险。


为了满足更多人的需求,法国卫生部尝试建立一条在“医院”和“家庭”之间的道路——建立"位于医院围墙外的不是非常医疗化的"分娩中心。经过多年拖延之后,2013年通过了一项法律,允许在试验的基础上创建这些机构,并始终附属于医院。现在有八个这样的中心,所谓的“低风险”怀孕的妇女可以完全由助产士来照顾。

dui

其他欧洲国家也已开放辅助性生产。在英国,产科学院支持在非常具体的条件下(低危妊娠、有计划和有组织的在家分娩、简单快速地转移到妇产医院等)支持在家分娩。但这仍然是少数人的做法:根据英国国家卫生研究所的数据,2017年有2.7%的英国妇女在家分娩。



而在法国医学界,AAD一直是一个辩论主题,却一直没有定论。


然而,最近关于产科暴力以及关闭产科病房的辩论正在改变分娩方面的界限。看看 2018 年由妇产科医生Jacky Nizard在巴黎 Pitié-Salpêtrière 医院发起的实验,相信在家分娩在法国仍然缺乏政策思考,尽管妇女提出了要求,各种相关医疗人员(助产士、SAMU 和转移时呼叫的消防员、附属医院等)之间开始进行对话。“如果情况恶化,我们公立医院会面对纠纷。你也可以在上游工作,”他解释道。这些人员现在每个月都会互相交谈,并且在怀孕结束时,Jacky Nizard还会对患者进行AAD的检查。因此,约有50名妇女在她们的家庭分娩项目中得到助产士和医院的支持。

不过,最近一些关于产科暴力及妇产科关门的讨论,正在改变在哪分娩的界限。妇产科医生Jacky Nizard于2018年在巴黎Pitié-Salpêtrière医院发起的实验证明了这一点。他认为在法国,尽管妇女有要求,但在家分娩在政策上仍不好推进。他曾经将分娩有关的各种医疗行为者(助产士、紧急服务和在转院时被叫来的消防员、婴儿所依附的医院等)召集起来。“如果出了问题,是我们这些公立医院的人会处理并发症。”他介绍说,“我们一直向着更好的方向努力,”这些负责人每月都会互相交流,由AAD的助产人士跟踪的病人在怀孕后期也会由Jacky Nizard检查。因此,大约有50名妇女在家庭分娩项目中同时得到助产士和医院的陪伴。






对于“在家分娩”你怎么看

欢迎大家留言各抒己见。



向上滑动预览

文字:糯米团子

图片:pxhere

审编:Léa

参考资料:

https://www.20minutes.fr/societe/3307799-20220614-ille-vilaine-apres-accouchement-domicile-couple-fait-retirer-bebe-fille

https://www.lemonde.fr/les-decodeurs/article/2022/06/17/l-accouchement-a-domicile-est-il-autorise-et-dans-quelles-conditions_6130842_4355770.html

https://www.mpedia.fr/art-naissances-a-domicile/

https://www.topsante.com/maman-et-enfant/accouchement/accouchement-a-domicile-que-dit-la-loi-651059

https://www.topsante.com/maman-et-enfant/accouchement/accoucher-a-la-maison-nest-pas-plus-dangereux-qua-lhopital-60862


本文为想法专稿,未经授权谢绝转载。如需转载,请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转载须知。


http://cdn.oushidai.com/static/upload/2022/06/28/20220628185421000000_1_362546_49.jpg

评论 (0)

请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最少输入10个字